_山穹记_

双黑‖太中‖发花痴专用小号/只刷双黑

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收到本子啦!!
虽说下午要考试但是依然看完了!!
真鸡儿太喜欢了!!!!
表白太太!! @青少年祭司

【小剧场】重要性

七夕节到了....总想码些什么.....日常脑补....对的没错
如果能够写完作业的话就更【穹岛】好了!!
随便一个乱梗

——————————————————

太宰治醒来【事后】发现江户川乱步早早坐在自家沙发上。
于是他俩唠嗑起来。
江户川乱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太宰治:“中方的七夕节。”
江户川乱步:“那我问你,我和中也掉进水里你救谁?”
太宰治:“中也啊。”
江户川乱步:“中也在你心里有多重要?”
太宰治:“我的心和肺都是他。”【认真】
江户川乱步:“脾和胃没有咯。”

正巧中原中也从房间里听到最后一个对话。

“我要杀了你太宰!!”

【铅笔稿】
写作业的时候又在摸鱼.......
本来是想画个四格
每天双黑吸吸吸

穹岛

双黑‖对这个清新小短片热身 估计差不多就五次左右更新的样子  只有太中一对
今天码的时候特别想写湿身play但是还是打算最后结尾的时候play一下  总之是不会写肉的 
清新日常小短篇(:3▓▒
最后发牢骚:太中怎么还不结婚
——————————————————————

【2】
       太宰治在寻找轻松有趣的谈话对象,能够在一起自杀是最好不过。聪明,男性女性都行。虽然在他眼里终于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问题。有趣的人可遇不可求。然后看着这颗美丽的蓝色星球孤独而傲慢地转动。

       直到他遇到了中原中。那双眼睛不是像芥川龙之介那样崇拜的,也不是像boss那样蔑视一切的,更不是像他自己那样仿佛毫无平仄的眼神。从开始对自己腼腆相笑到后来的愤怒,这一过程中太宰治何尝又不是每分每秒都注意着他。
       中原中也从不隐瞒自己,至少在他面前。
       约定好的前一天这个城市依然未有丝毫奇迹发生。街头空气污浊。过路的人匆匆忙忙。空气里有物质生硬的芳香。

       “至少我可以期待一下明天吧。”太宰治托着脸,已经很有没有和中原中也好好相处过了。但是也许是打架才是他们真正的相处方式。
       灯光通明的地下铁,百货公司,深夜的咖啡店,石库门破旧房子,阁楼的尘。中原中也侧躺在床上睡不着,辗转反侧都是太宰治约他出去的话语。“该死,做梦都要梦到他。”

       中原中也是不懂太宰治的,那种只会自杀,整天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发呆,视线穿越城市逼仄的天空,恐怕落在一个荒野里。一种不确定归宿的流动。

       远方淡白的天空渐渐泛蓝,公园的不远处有棵樱花开了一树粉白的花。太宰治提前站在樱花树下。今天没有日常的褐色风衣,普通深蓝色连帽卫衣加牛仔裤,谁又能想到这就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双黑之一太宰治。

       “中也。上午好啊。”

       中原中也也不再是那套紧身西装,黑色的长袖棉织T恤,破洞牛仔裤,球鞋,脖子上还挂着一个老旧的怀表,手上拿着两杯奶茶。头发随意地捆在一边搭在肩膀上。
        “太宰。”
       太宰治拿过中原中也递过来的奶茶,是他最不喜欢的口味。
        “喂,矮子。你不会在报复我上次给你点的饼干吧。”
        “再叫一句矮子就杀了你。爱喝不喝。”
        “矮子。”

         捏爆奶茶杯的中也引来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太宰治笑着解释不好意思弟弟突然生气了之类的话。
         “谁是你弟弟啊。”中原中也抬手向着太宰治的脸打去。
         “我说过了,不仅你的招数,连你的呼吸频率我都了如指掌。”太宰治用手包住了那拳。
         中原中也的表情还是那个——只对太宰治有的表情。他们熟悉到可以用表情交流。那是一种确实的交谈。所有的语言都是从心脏最底层流出来的,互相专属的。

         “想去哪?”太宰治牵着中原中也离开人群,在附近的奶茶店又买了杯奶茶,发现阳光热闹起来了便问了问中原中也。“总不能一直这么走下去吧。”
         中原中也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其实在租住房的那个时候,太宰治每晚给他盖好被子他都是知道的。当太宰治转过身,传来他熟睡声的时候,中原中也会看着他的背,每晚都在想:
          我们能不能一直这样走下去。

         “是啊,都还不知道你约我出来到底是干什么的。”中原中也又顿了顿,继续说道,“毕竟也不是一个组合了。”
          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没有说话。正巧两个人分神的时候,旁边阿姨带着的小孩一不小心把水泼在了中原中也的衣服上。
        “果然以矮子的身高,能够泼在衣服上。”太宰治的人生乐趣除了自杀,接下来的就是调侃中原中也了。“哈?你想死吗太宰?”得到回应的是眼下这个人嘴角上扬的挑衅。

         多年后太宰治还是能够想起在阳光灿烂的中午,他旁边站着的是被水淋湿的中也,轻佻地笑着看着他说着要杀了他。太宰治小心翼翼地想象着中原中也的身体。一树梨花压海棠,良辰美景,只是瞬间。他期待中原中也柔软的嘴唇,花朵般贴近他的脸颊,愿意为此而陷入深渊不得翻身。所有的快乐,只是罪恶。

        太宰治按捺住自己跳动频率加快的心脏。
        “我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也罢……一直都是中也……”

        迅速回过神来,牵着中原中也的手说:”那就去逛商场吧。”

         我喜欢你,在所有时候,也喜欢某些人,在他们偶尔像你的时候。

穹岛

【1】
        江户川让步最近接到了一个案子,案子是关于最近某男子数次自杀未遂,警方认为是有人在暗地里威胁这个男子。但是名侦探江户川让步却一直对警方的交代就是:暗处无人,自在逍遥。
        谁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江户川让步破不了的案子——最近的报纸上都是这样报道的。从政府机关的消息部里到街角的老鼠洞,所有人都知道了——江户川让步0失败的记录被这位自杀未遂的男子攻破了。

         在侦探事务所楼下的咖啡厅里。雨水绵绵的城市,常年不见阳光,每一棵树都会滋生出潮湿的霉菌。江户川让步精神潦倒地踏进咖啡厅,对着背对着他和服务小姐聊天的人说到:
        “我说太宰先生,以后侦探事务所没有了单子,这你可不能怪我了。”

        对面那个人转过头来,是一张用绷带“保护”着的脸,笑得和江户川让步一样。
        各自的象白牙齿笑容,无懈可击的优雅笑容。
        江户川让步注视着眼前这个男人,他通常穿着一件白色棉布衬衫坐在沙发上,桌子上摆着的就是普通的水,里面放着几块折射光线的冰块。一边亲切对着女孩子说一起自杀的事,一边又在听国木田独步的理想本子里的报告。他倾听过很多人的故事,却从不透露自己的往事。
       在太宰治和江户川让步冷冻时间的空气里,咖啡厅里转放到了意大利歌剧。轻得像是断了一样的声音,明亮而凄怅的歌声在隐约处如水般流动。在一整面的墙壁上,有一缸热带鱼。
        太宰治起身走到鱼缸旁,喝了一口冰水,扭头看向门口眯着眼的江户川让步。低头摇着玻璃瓶里面的冰块,说道:
        “嘛,不要这样嘛,让步先生。”

        恰到好处的语气是变换画风的导火索。
        “太宰先生——”

        “太宰!”一个本子突然出现在太宰治的面前,江户川让步的衣角被风刮起,热带鱼受惊地快速游走。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发来了信件!不是给社长的!是给你的!”先见理想就知道是国木田独步。
        “噢呀,真是稀奇,后面的稀客,你还不出来吗?”太宰治看向江户川让步的后面,一个橙色的发梢暴露了行踪。

        “你的新搭档跑的真快,差点追不上了。”
        紧身西装勾勒出曲线,傲慢的脸似乎是对太宰治的专属表情。
        太宰治想好了,在自杀前一定要看到这个享受物质操纵生活,毫无无所适从的人脸上出现渴望被占有愈多而愈脆弱的表情。毕竟,没有欲望只能说是麻木不仁。
       他们俩人是同类。
       只喜欢独自拿一杯酒,找一个僻静的角落。即兴的发挥不是他们的强项。在短时间内能够相处几套方案和攻击爆发力最强,两人的搭配仿佛是一双镶水晶钻的细高跟凉鞋,随时破喉致命。
        回忆起方面森欧外抱着爱丽丝只认他们俩为搭档时的笑容。

        太宰治邀请中原中也坐下,叫服务员上了中原中也最讨厌,自己却吃得自在的饮食。
        “找我干什么?”太宰治吃着饼干看着他。
        “——探查敌情。”
        “我说中也,这个停顿也太明显了。”

        中原中也没接下去,毕竟的确说了谎。
        只不过想来看看最近的太宰。
        中原中也渴望能见太宰治一面,但太宰治是知道的,他不会开口要求见自己。这不是因为骄傲,他知道中原中也在他面前毫无骄傲可言,而是因为,唯有中原中也来了,恰好自己也想见中原中也的时候,见面才有意义。

        江户川让步和国木田独步早已离开咖啡厅。一个面带笑容,另一个苦着脸说要一口杀了对方的两个人的谈话——谁也不敢想象。

        太宰治紧紧盯着中原中也不放。
        曾经两个人因为是搭档,所以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租住的房子以前是西区资本家的聚集地,现在已经没落。法国梧桐,红色顶尖洋楼。凸窗有发暗的蔷薇麻布窗纱,斑驳的露台铁栏杆和花园。马路空空荡荡。
        走廊的墙面全部剥落。到处堆积邻居的破烂家什:潮湿的拖把和衣服,枯萎的盆景,废弃的破铜烂铁。空气里有一股灰尘的陈旧味道。
        穿过狭窄的走廊,打开门。小块褐色柚木拼起来的地板。墙壁和天花板采用早已经过时的墙纸,暗黄醉红的碎花图案因为时间弥久不再显得张扬。木头的双人床,抽屉橱。
         那时候谁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双黑会住在这种地方。

         想到这太宰治忍俊不禁笑了出声。

        第一次两个人睡一张床,中原中也脸红上了耳根,背对着太宰治蜷着身子大声地说他要睡了晚安之类的话。最后还是太宰治给他安稳地盖上了被子。

        “想去看看我们之前住的那个地方么?”太宰治笑得无人知道的温柔。
        “不去。”
        “这周日好了,xx公园见。”
        “不要。”

        楼上的国木田独步和江户川让步等到了太宰治上楼回社都没有听到任何打斗的声音。

        “你……把他解决掉了?”国木田独步问太宰治。
        “怎么会。”

        那种橙毛小狐狸就是要放在口袋里,慢慢地解决掉。